首页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的女王吗】作者:j8848加载中加载中
【你是我的女王吗】作者:j8848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73134(1- 8完)                 序  这个故事的最初创意来源于我一个好友的亲身经历,很感人也带有一些SM的情节,我把它加工与改编后写成了这篇小说,献给家园的各位同好,故事里的人物采用的都是化名。  建议您以审美的态度而不是抱着性欲的思想来读它,因为这是一篇以校园生活为主题的唯美的SM中篇小说,主人公都是些学生,整个故事充满青春的气息。我的文笔不是很好,但这个故事的情节真的很精彩。  总体来说SM的情节主要集中在后部,而且都很过瘾,描写的很细致,绝对能在不知不觉中满足你的需要。故事前部分主要以虐恋为主,后部分则是偏向性崇拜。不过强烈建议大家按顺序从头看,因为前文中有很多伏笔,「欲」扬先抑,再慢慢的释放出来,达到「高潮」相信  那时你会非常过瘾。  好了,不多说废话了,请大家仔细品位吧,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第一章无助的回忆  「萍儿吗?是我啊,阿诚。」  我打了七八遍后,她终于肯接电话了。  「又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传来对方没好气的声音。  「萍儿啊,中午放学能一起吃饭吗?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对不起,我没有时间,而且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我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话。  「好了,你还在为那件事生气啊。是我错了好不好,我当时说的都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啊……」  「我不想听你解释,总之你别再为这些来找我,你忙你自己的事去吧!」  「可是……」  没等我再说一句,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唉,看样子真的是没希望了。自从上学期末惹她生气到这学期开学已经一个多月了,从开学后到现在我这样每天早晨跟她打电话也不知道多少次了,我自己都觉得有些烦了,难道萍儿真的不肯原谅我了吗?我叹了口气,挂上话筒,扭头准备去教室。就再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甜美的声音:「同学,你的IC卡忘了……」  我回头一看,哇赛,好漂亮的一个女生,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穿着一身学生水手服,白色的衬衣配上蓝色的短裙,胸前还有一个大大的蝴蝶结,看上去非常清醇可爱。可惜我的心情现在真的不好,只是冲她摆了摆手,说道:「那张卡就送给你用吧。」  然后头也不回的向教室走去。  这一节课讲的是我最感兴趣的网络编程,而且还是我期待以久的那位教授在讲,可是我根本没有心思去听课。脑子里一片混乱,全是萍儿的影子。就这样,我不禁想起了跟萍儿在一起的那一幕幕往事。  萍儿是我的女友,也可以说是我的女王,上大学后,我们在网上认识的。我也是在上大学后才对SM有了一些初步很不成熟的认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连上了一个SM站点,里面全部是关于捆绑,鞭笞,滴蜡等方面的虐待。当时心里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Yellow的站点我上的多了,可是差不多都看的麻木了。而这次感觉决然不同,看着那些内容我心里又说不出的兴奋,也许我内心的深处真的有那种受虐的倾向。于是接下来我一直收集这方面的资料,也很想亲自体验一下。后来终于如愿以偿,在一个相关的社区内认识了萍儿,我们谈的很投机,不久便决定见见面。  对,一切都是从那次开始的。  那天约好了时间地点,我便在那等候期待中的女王,她会是什么样的呢,跟想象中的差距会很大吗,会不会是恐龙,会不会让人很失望?正想着,觉得肩上被人拍了一下:「Hi!你就是j8848吧。」  一个女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  「对,是我」我回头应到。j8848是我惯用的网名。  「哦,我就是萍儿,请多指教。」  「我叫阿诚,见到你真高兴。」  我说着,边打量着她,圆圆的脸蛋,齐肩的头发,一身牛仔装,长的虽说一般,但身材真的是非常丰满,特别是胸部,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呵呵,不错,这样的话见到她当然高兴了。  「喂……」  她好像发觉到我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你在干什么啊。」  「哦,呵呵,啊,这个……」  她显然是明知故问,不过我还是有些尴尬。  「别这样站着了,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先坐一下。」  于是我们来到附近的一家餐厅,边吃边聊起来。原来她跟我是一个学校的,不过没在一个学院。我们还谈了很多,不过第一次见面都没好意思往SM上扯。  就这样,我天天都约她出来吃饭,渐渐的便熟了。终于有一次,我们散步走的太晚,寝室已经锁门了。我便邀她去我住的地方,她犹豫了一下,便也答应了。  进了屋,稍做休息,她便开始打量起我的房间了。  「这么大的屋,就你自己住吗?」  「呵呵,是啊。」  我给她削了个苹果递过去「要不要跟我一起住啊。」  她笑了笑,没有回答,来到了我的电脑旁。  「你平时就是在这里上网的吗?」  「是啊,这里有宽带,而且还可以包月。」  「哦,我一直以为你在网吧。」  她边摆弄着我的电脑边说,「我好久都没有上网了呢。」  「是啊。」 想想看跟她见面后一直都没上网了「再说网吧里怎么方便上我们那样的社区  呢?」  说完这句,我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也是。  「对哦,你说说看我们为什么见面来着?」  「因为我找你做我的……」  说着,我竟然有些脸红「找你做我的女王」「那我是不是该对你做点什么了……」  说着,她换了表情,有些冷笑的望着我,慢慢的向我走来。  「做点什么……」  我明白她说的话。看着她的脸,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势,我竟开始往后退了。  「对啊,我要好好的惩罚你!」  她看到我后退,冷笑中多了一分自信,接着向前逼我。  「惩罚?我做错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啊。」  退着退着,我的腿弯碰到了床沿,一下子坐到了床上。  她走上前来,一下子把我推倒在床上,俯视着我:「做我的奴隶,我就要惩罚你,这可是你自愿的哦。」  抬头望着她那高傲的表情,我心里一丝季动:这就是女王的感觉吗,是的吗?  正想着,她掀开了上衣,开始解腰上的皮带。我晕,等她把皮带解下来我才发现那皮带又细又长,简直就像是一个鞭子,果然是女王,真够Professional(专业)的。  「你把该脱的都脱了在床上趴好了,我要开始了」「裤头背心总可以穿着吧……」  我感觉脱光的话一定很龌龊。  「我又没让你都脱,你怎么那么多废话,欠扁不是!」  她显然已经进入状态了。  于是我脱好后带着最后一丝好奇心趴在床上等待着。  「啪!」  清脆的一声,她的皮带毫不留情的抽了下来。  「娘啊……」  我发现我错了,在网上看图片看到别人被抽时觉得很爽,可是轮到自己没想到那么疼。  「啪!啪!啪!」  皮带似乎并不管我在想什么「爹啊……」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不是有受虐倾向,而是有看别人受虐的倾向。靠!  这算什么啊,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很龌龊。  「啪啪啪啪啪!」  可是从抽打的力度来看,萍儿是真的有虐待人的倾向而不是喜欢看怎么虐待别人……  「Stop(停)!」我感觉再这样下去很吃亏,禁不住喊了出来。  「怎么了?」  萍儿皱着眉头,似乎刚有点感觉就被打断了「好疼……」  我用带有极强怜悯的眼神看着她,希望能博得她的同情。  「啪啪啪啪啪!」  她似乎完全误会了我的意思,更猛列的抽打起来,边抽还边喊什么「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感谢我吧,感谢我吧……」  我差点喷血。天哪,为什么,她这样就是真正的女王吗?真正的女王真的就像她这样吗?我所期待的SM就是这种感觉吗?为什么,为什么好痛……想着想着,我的眼睛竟然有点模糊了,不知道是身痛还是心痛。  「你怎么了?配合一下好不好。」  萍儿好像发现我有些不对劲,不高兴的对我说。  「我真的好疼……」  我仍旧那样望着她。  也许是这次眼眶里多了几分泪水,她放下了皮带,捧起我的脸,也望着我,可眼神还是那么冷傲。  「你知道自己是奴隶吗?」  我点了点头「女王惩罚奴隶,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你慢慢的在痛苦中找到感觉吧,没有痛苦就不会有快感,就不叫SM,你必须接受,必须接受!」  说着,她又抽打了起来,边打边说着 「接受吧」「好好享受吧」我似乎明白了些,这就是sm吧,只有被打着才会感觉到快乐,这也许就是天生的贱格吧。可是我到底是喜欢她,才会让她打呢,还是因为让她打,所以才喜欢她呢?  萍儿似乎打热了,脱去上衣,只穿了一件紧身衬衣。又继续打了起来。  我侧脸看着她卖力的样子,随着身子的晃动,头发也一飘一飘的,有些散在额前,丰满的胸部随着动作也一晃一晃的,胸罩隐约可见。突然觉得眼前的她好诱人,也许是我的注意力转移了,也许是我已经疼麻木了,我感觉似乎不是那么疼了,反而从被抽到的地方传来一丝丝痒痒的麻麻的感觉,就象是过电一样,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这就是所谓的被虐的快感吧……  对啊,被这样的女生虐待,还有什么不满的呢?我喜欢她,所以让她打我,而她打我,我也没有理由不喜欢她。  渐渐连痒痒麻麻的感觉也没有了,我不禁叫了出来:「再大力些啊……」  话一出口,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这是我自己说的吗?萍儿啊,我的奴性已经被你培养出来了吧,你这是在帮我呢,还是在害我呢?  「呵呵,这就对了」说着,她就更有力的挥舞起来。  就这样,我经历了第一次SM体验。渐渐的,我有些喜欢上这种被打时的痒痒的麻麻的感觉了,时间久了没有这种感觉反而会觉得不自在,就象是抽大烟的烟瘾犯了一样。而且我们玩的花样也越来越多了,象是捆绑,滴蜡等等都有试过。萍儿最喜欢的就是把我手脚绑起来放到地板上或床上,边打边踢,还在我身上踏来踏去,我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也有些羞辱,不过感觉真的是很舒服。越是打得很,就越觉得过瘾。  慢慢的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萍儿了,一天见不到她就觉得少了点什么,很是空虚。记得有一次半夜里上完厕所,突然被虐欲大起,遂叫醒萍儿。可是她揉揉惺忪的睡眼,说正瞌睡,不想也没有力气。就这样我一直磨着闹着要她起来。  终于她生气了,忿忿的起来对我骂到「弄得我连觉也睡不好,真是欠扁!」  「对啊,我就是让你扁我啊!」  我顺水推舟。萍儿听了气不打一处来,似乎瞌睡全无,那起那个皮带鞭子抽我「好啊,看我不打好你!」  那一夜真是很过瘾,原来我们配合的那么默契,连生气时都有得玩,我渐渐体会到SM的乐趣并且有些喜欢上它了。  萍儿似乎也很喜欢跟我在一起,不知道是出于单纯的虐待我还是别的原因。  而且对我要求越来越高,每次打我前都让我说「请女王赐打。」  真是有够贱。  就这样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她成了我的女友与女王,可是说是女友,我们从来没有发生过性关系,甚至没有接过吻。不知为什么,也许是这种主奴关系已经超越了男女朋友的关系,虐恋的需要也超越了性爱的需要。我们不知道这种关系究竟算什么,牢靠不牢靠,也从来没去想过。  终于有一次,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期末考试的前两周,导师把我叫去谈心,告诉我最近成绩下降的很厉害,而且考勤状况也相当差,这学期的期末设计成绩直接会影响到下学期的专业选择。  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的确,近两个月我一直跟萍儿天天玩,没怎么好好学习。毕竟我们都还是学生,如果在这样下去肯定会影响到前途。  晚上跟萍儿吃饭时,我跟她提起了这个事情,想跟她谈谈。  「萍儿,我想我们是不是分开一段时间。」  「什么?」  她似乎觉得自己听错了的表情。  「是的,因为我跟你在一起后,我的成绩下降了好多……」  「你的意思是说我影响你的学习了?」  萍儿有些不满「不完全是,因为快做期末设计了……如果不合格的话会影响到下学期的,再这样跟你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我在害你似的。」  她有些生气了。  「不管你怎么想,我现在已经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我已经这么决定了。」  我下定决心说了出来。  「你决定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真是又欠扁了!」  刚说完,她拿起桌上的一把筷子狠狠的打在我头上。  我真的很生气,此刻我觉得自己像是被人耍了,学业、恋情、癖好、此时在脑子里搅得一团糟。她简直就是在毁我前途吗!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堕落!我头一热,拿起一把筷子向她砸去。  「你今天反了啊!」  萍儿站起身来,顺势就要给我一巴掌。  我抓住她的手,使劲的一甩,她便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压抑不住激动的情绪「你有什么本事啊,我让着你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如果我不想让你打,你碰我一下试试看!」  说完这些话,我心里突然一悸,是啊,在男生面前,哪有女生算得上是真正的女王啊,如果不是男生让着她甘心听她的,她又有什么本事呢?  她此时似乎也想到了这些,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最后,她站起身来,对我说:「好吧,就算你说的对。可是愿意听我的男生多的是,谁稀罕你啊!」  说完,她拿起背包,转身对我说「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再见!不对,是再不用见!」  然后边头也不回的走了。  就这样,我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前后不到一分钟而已,我仿佛从一个世界里落到另一个世界。  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与她分开我并不能好好复习,满脑子想的都是她与那天发生的事。我想忘了她可是我做不到,尤其是想起以前跟她在一起主奴关系的时光,难道我真的天性受虐吗?  难道我真的无可救药了吗?幸亏吃老底我的期末设计拿了个及格,这学期好不容易选到自己喜爱而又专长的专业课,可是我还是没法进入学习状态,这样下去该怎么办才好呢?  「呤……」  下课的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知道又一堂课在我无助的回忆中匆匆过去了。  唉……我又叹了一口气,不禁向窗外望去。  呵,对面教室的窗子上居然蹲着一只鸽子,白色的羽毛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是广场鸽吗,怎么会飞到教室这边来了?我下意识的吹了吹口哨,它居然向我这边飞来了,在这边的窗户上落了下来。  我站起身来向窗户边走去,那只鸽子小脑袋一探一探的看着我。哦,还是只信鸽,爪上有一支蓝色的脚环,上面写着Mi**什么的,字太小看得不很真切。应该是有人养的吧,广场鸽不会带脚环的。  我想着便走近它想看个清楚,谁知它一缩身飞走了。大概因为我不是它的主人吧,那它的主人会是谁呢?看着它在天空中无忧无虑,潇洒飞行的身影,我真有一丝羡慕呢,鸽子啊鸽子,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呤……」  这次是上课铃了。糟了,又在这里胡思乱想了。我看了看表,飞快的向下一个教室奔去。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啊,谁来解脱我呢?我边跑,仍然边在想,天知道我会不会因此进错教室……唉……              第二章寻找解脱  也许是感情上失意,老天便给我其他方面的补偿吧,一个星期后,在选择专业学习方向时,以上学期仅仅及格的期末设计成绩,我居然顺利进入了学院网络组。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啊,在这里天天都可以学到我最感兴趣的东西,也可以和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交流,而且跟着导师如果接到好项目完成后,往往收入不菲。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才觉得稍稍有些安慰,可是却总也高兴不起来。跟上课时一样,我在实验室里也是经常走神。还好我在网络方面比较擅长,经常只用一会就把半天的课题解决,然后就开始发呆。  当然不是想别的,还是想跟萍儿的那些事。自从那天以后,我边再也没有跟她打过电话,可是我仍然很想她。我老是在想,如果她跟我一起都在网络组就好了,那我们天天在一起一定还有机会。可我知道这也仅仅是梦想罢了,因为来这里不久,跟大家都不熟,所以有时候我打量着四周的人,发现这里的女生很少,而且大部分都很一般。是啊,很少有女孩子擅长这方面,就算是萍儿没跟我分开,我想她也不会来这里的,唉……为什么来到自己理想的地方,却是这种感觉呢?  不过道是有个女生,每次跟我一样,似乎早早的把课题作完,然后要么上网聊天,要么下来跟同学们探讨什么,有时甚至比我还先完成。我不禁开始注意她了。  不过我想也许是她不会做干脆不做了,然后问其他同学怎么作的吧。一定是这样,这个学院里怎么可能有比我的计算机网络还要天才的人呢,我对自己的技术还是相当自信的。我打量着她,这个女孩子长的道很是可爱,真应该去搞公关而不是来搞技术。不过我怎么觉得她的脸有些面熟呢,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也许是在梦里吧,我笑笑对自己说。也许漂亮的女生都是大众脸吧,看来自己真的是想女生想过头了,唉,有够颓废的。  晚上躺在自己的床上,静静的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一切。我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没法静下心来学习,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荒废自己的学业的。不行,我要寻找解脱。  可是去哪找呢?  潜意识的大脑指挥着我打开了电脑,连上了网络。  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那么也应该能从这里找到解脱吧。  我这样想着,搜索着有关SM的网站,希望能从那找到些什么之类的安慰。  Internet真是一个海量的信息世界,我居然在一个SM站点找到了这样一个Link:「你的心情不好吗?让我来帮你解脱吧!」  呵呵,这仿佛是专门为我开的啊。  打来一看,原来是指向一个SM论坛的一个版块,斑竹在线,叫MiyaMiya?感觉好亲切啊,这个名字是不是在哪见过?  唉,转念一想我真是觉得自己有些神经,那来的那么多亲切感!  「你好啊Miya小姐,我是慕名而来的j8848」我给斑竹发了一条消息我当然是第一次来这里,不过网络的习惯让我这么说。  「呵呵,你怎么知道我是小姐,而且慕名而来?」  对方很快就给了回应。  「那当然了,SM界谁不知道这里啊。」  我看Miya就知道象是女生的名字,而且多恭维两句对日后能得到斑竹的照顾一定没坏处。我看这里人气很旺。  「算你说对了,呵呵。」  看来我的糖衣炮弹对她起作用了,没想到一下被我说中了。  接下来要作的便是察看她的网络信息了。这是我的习惯,也是我的特长。我通常确认对方的IP后便知道她的真实地址,然后在聊时就好套她的话。这招通常很灵的,否则大家就会奇怪我为什么一开始就能找到是本校的萍儿。  不过这次是我奇怪了,对方的信息老是查不到,IP也变化不定。  「不要用这种老套的手段讨女生的欢心了,这招对我没用哦。」  她突然发来这样一条信息。  我心里一惊,看来像不是在吹牛。对方网络方面的技术的确不赖。  「哦,那我能问问可爱的Miya小姐是什么地方的吗?」  一招不行,再来一招,毕竟论网上泡女孩的经验,我也不菜。  「呵呵,没见面就已经知道我长的可爱了,你真厉害。」  呵,她倒是一点不谦虚啊「不过我一般是不见网友的哦~~~」她紧接着发来一句。  厉害!我已经开始有些佩服她了,不愧是这里的斑竹。  「我们谈正题吧。你来这里找我,一定是心情不好喽。」  我还在惊叹中,她又先说了。  对啊,我是为什么才来的,我差点忘了。不过刚才跟她一聊天,我真的忘了这些事,我已经有些解脱的感觉了。  「你是女王吗,你对SM了解的怎么样?」  反正是在网上,我就开门见山的问。  「好直爽,我欣赏。」  她马上回应「怎么说呢,我不敢说很了解,但作为女王我知道怎么正确对待与自己奴隶的关系。」  好啊,看来我是找到自己需要的聊天对象了。  于是我开始给她讲自己跟萍儿的事,从头开始,一点一点的告诉她。  她就那样默默的听着,不时的回应一下让我知道她还在听。  就这样,我把这些憋了很久的话,带着最近的烦恼,全都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我不禁觉得轻松了许多。  对方沉默了片刻,也许在思考吧。  「她不是一个真正的女王。」  之后她给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  啊?我心里一惊,回道:「那什么样的才是真正的女王呢?」  「真正的女王会让自己的奴隶时时刻刻都很开心,没有烦恼,时时刻刻都衷心于她。」  时时刻刻?我想想自己跟萍儿的争执,做到这点也太难了吧。  「你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奴隶」 她发来的这句话更让我惊讶。  「为什么?」  我追问。  「一个奴隶要找一个女孩,首先要真正的爱她,喜欢她,愿意为她付出,然后才能把她当作自己的女王。而不是为了一时的欲望而找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关系一定不长久。」  她说的真对啊,几乎是一针见血。看来我找她还真是找对了。  「你能给我说一下你其它方面的经验吗?」  我觉得她就像是我黑暗中的一盏明灯。  「那你想知道什么呢?」  她反问我。  「你打人厉害吗?」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做一个女王就要会打人吧。  「呵呵,当然。」  她好像很得意「本小姐可是练过空手道的哦。」  「空手道?Miya小姐是日本人吗?」  这是我听到空手道的第一个反应。  「不是,不过我是中日混血。」  她回到「可惜适合女生的中国功夫太少,所以我练空手道。」  哦,是这样。虽然我会对与日本有关的东西感情不好,可是Miya毕竟还带有我最热爱的中国的血统。  「那你喜欢打人吗?」  我继续问道。  「当然不会,我最讨厌暴力了。」  她的回答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不到迫不得已我是不会出手的 ———— 即便是被人欺负。」  她又补充一句。  不喜欢打人?被人欺负?那还叫女王吗?  「可是如果你的奴隶犯了错误,你不惩罚他/她吗?」  我觉得这样问比较合适「当然会了,一般经过我的惩罚,很少再有奴隶敢犯错误了。」  她回到「那你怎么惩罚?肯定使用鞭子狠狠的抽他/她吧。」  我又问。  「干吗要那样对他/她。」  她的回答又出乎我的意料「拿鞭子抽人,我可从来没有那个习惯。」  不是吧,不用鞭子抽人那还叫女王吗,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女王……  「你愿意谈谈你对SM认识吗?」  我真是想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我愿意,不过现在很晚了,我明天要早起,我们改天再聊吧。」  「好吧,我会给你留言的。」  我有些遗憾,不过已经很满足了。  「OK,See You。」说完她就下线了。  我再次躺在床上,感觉好了许多。接下来我就要看怎么解脱自己了。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我一直都和Miya聊的很愉快。我的精神状态渐渐的好转了,白天想着晚上就能与Miya见面,有了精神支柱,我也能学进去了。  我真的很感谢她。  我们谈过很多,也谈到不少关于sm的东西,象是worship,femdom,facesitting,ride等等方法都是我以前很少听说的,觉得又新鲜又刺激。真可惜Miya小姐不见网友,也不知她是哪的,要不她一定是我理想的女王。不过她一直交待我要找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找谁呢?再找萍儿吗,还有希望吗?我觉得自己已经有点喜欢Miya了,可是……太渺茫了。天,到底要我找谁呢?想着想着,我便睡着了……  「叮……」  我被闹钟惊醒时,发现已经晚了。哎,大概昨晚玩的太久了,Miya走后我又玩了大半天才睡。  来到实验室时,导师已经把课题布置过了,同学们都在忙着做,有的已经做了不少了。只有那个女生在那悠闲的上网,大概是等着抄别人的吧。我想着,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打开电脑便做开了。  这次是让编写一个网络数据库程序,这方面我当然也是轻车熟路,不多会便搞定了。  「你真行啊,阿诚,我看你可以当我们网络组的副组长了。」  旁边的一位同学叹道。  「哪里哪里,小意思啦!」  我大声回道。呵,别说副组长,要不是我上学期期末设计成绩不好,组长一定非我莫属。  说道这,我又在想,这组长会是谁呢,也太菜了吧。  也许是我刚才说话的声音大了点,我看到前面那个上网的女生站起身来,向我这边走来。  嗯,她一定是听到我们的谈话,想借我的程序看了。好机会,也许今天会有桃花运了。想着,我便摆好一个练了很久的Pose,装作没看到她的样子。  她已经来到我的身后,随即就是她那甜美的声音:「你好,你就是阿诚吧。」  哇,这么好听的声音,不过好像在那听过。传呼台小姐?绝对不是。我一定是有些飘飘然了,又开始胡思乱想了,竟忘了理她,只是仍然保持那个自认为很帅的Pose。「你好啊,阿诚。」  她似乎觉得我没听到,又说了一句。  「啊,你好你好,见到你很荣幸。」  我从陶醉中醒来,慌忙站起身来转过去。  我们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对方。「她好漂亮」我只是瞟了她一下就不好意思的低下眼来。  「咦?你是……」  她好像突然很惊讶的样子「难道你就是那个……」  「那个?」  我抬起头,望望她,很熟悉的脸,难道我们真的见过?我怎么就没印象了。  她笑了笑,转过身去,对我摆了摆手,然后用一种很调皮的声音对我说:「这张IC卡就送给你用吧!」  然后仍旧转过身来笑着望着我说:「怎么样,我学的像吗?」  「啊!」  我叫了出来,我想起来了,那天早晨,那个叫住我的女生,居然就是她!  「怎么是你啊!」  我感觉又惊讶又惊喜「怎么会那么巧啊!」  「是啊,看来我们很有缘呢,阿诚同学。」  她似乎也带着几分惊喜「就是啊。」  我高兴的挠挠头,可是转念一想,问道「对了,我们算是刚认识吧,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了,这里的每一个同学我都得记住呢。」  她笑着望望我「当然也包括你啦~~」每一个同学都要记住?我琢磨着,难道……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雅美,是这里的组长,请多指教。」  她说着,向我伸出了手。  「啊,请多指教。」  我连忙跟她握了握手「原来雅美小姐竟然是组长啊」我有些不敢相信了。  「怎么,不行吗?」  她半开玩笑的对我说,语气中带着几分撒娇的挑衅。  「哈哈,没有没有,怎么会……」  我边挠着头边解嘲的说着。  雅美?很好听的名字,听起来感觉有些……一时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嗯,我仔细看过你的期末设计了,我知道你肯定不简单」她打断了我的思绪,笑笑对我说「而且每次我做完以后,都是你第一个把课题完成,以后还要请你多指点啊。」  「啊,是啊是啊,彼此彼此。」  我应酬着,开始注意到这个很不一般的女孩,真是不简单啊,没想到在这个学院还真的有像我这么天才的程序员。我仔细的打量着她: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挑逗的嘴唇,漂亮的脸上透露着聪颖与睿智。身材不很丰满却很匀称,身体和腰的比例也完美得恰到好处,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美。我心里为之一动,扑扑的跳着,脸居然又开始红了。  「雅美小姐……」  「什么啊?」  她抬头望着我「我……晚上我能请你一起吃饭吗?」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希望不会被拒绝。  「请我吃饭?」  她眼神中带着一些惊喜,可是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随即又说道「我想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  我有些失望,但也是在意料之中「你没有时间吗?」  「不是那个意思啦~~」她看我表情不对,解释道「我是说今晚还是我请你比较好啦。」  「为-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种大起大落的感觉真让我心脏受不了。  「因为……」  她冲我顽皮的眨眨眼「因为谢谢你送我的那张电话卡啊~~」「啊?」  不会吧,因为这个?我有些迷茫了「就这样说了吧,快下课的时候的我再来找你~~~」说完她就转身回到座位了。  这样啊,嘿嘿……我有些受宠若惊,站在那里呆呆的笑着。要不是旁边的同学捅我一下,我看我一定又会呆到下课的。  我坐在位置上,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不禁觉得有些离奇,居然会有这么巧的事,也许我解脱的日子已经来了。想到这里,萍儿的影子只是在我脑海里闪了一下,然后就消失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向窗外望去。  咦?窗台上竟然又有一只鸽子。又是一只白鸽!  我远远的看过去,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从蓝色的脚环来看,应该就是上次的那只鸽子没错。  它怎么又落在教室窗户上了,而且又被我遇上了?难不成真的是来找我的?  我站起身来走上前去,谁知那只鸽子又是一缩身飞走了,仍然是那么潇洒那么自在。雅美也走了过来,望望飞走的鸽子,也望望我,对我笑了笑就回到座位上了。  我望着窗外的白鸽,也笑了笑。鸽子啊鸽子,也许就是因为看到了你所以给我带来的好运,我还会再见到你吗,再见到你的时候,会是什么情形呢?你的主人,又会是谁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忘记时间 金币 +7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