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天涯·岛屿·情】(1-14) 作者:成都一只狗加载中加载中
【天涯·岛屿·情】(1-14) 作者:成都一只狗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59535(1-14)  没有人知道天涯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这座岛屿在什么地方,更没有人明白这段情意味着什么。所有人只是静静的沉浸在天涯,岛屿,情之中,但是将他们混合成一个故事却没有人做到。  这并不算是一个经典的故事,甚至所有内容都是虚构。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写出这样一个故事,可能是因为接触这个太久,想在这方面有所贡献吧!  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故事,这个故事虽然算不上优秀,但是希望可以成为你YY的首选之作。              第一章离奇失踪  这是一个很隐秘的小山庄,山庄几乎和外面断绝了联系。除了可以在电视上看见外面的变化,其余的,对于这个山庄的人来说都只有向往。  山庄并不算是很大,也仅有几百户人家。这里的人平时靠3样为生,打猎,种田和捕鱼。只是最近几年,出海捕鱼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在海上忽然发生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情。  出海风浪大,人员有所失踪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最近几年来,这个山庄很多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出去捕鱼都会离奇失踪。而且,失踪还是一件小事。在这些人失踪几个月后,这些家庭总会得到一笔数目很大的资金和一封匿名信。资金足够这家人一辈子的开销,而信上也只有短短几句话,「你的孩子在这边生活的很好,你们不必为他担心,他们或许一辈子也不会回来了。这些钱足够你们用上一辈子的,所以请你们也不必为你们的孩子有所牵挂。」  一家人接到这样的匿名信还好,可是一连几家都接到这样的匿名信,这不禁让山庄里的人开始恐慌起来。山庄里的居民找来村长,商量解决的办法。只可惜,村长也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家,太好的办法也想不出来,只得用那招最古老的办法,就是在山庄下令,任何人也不准再出海捕鱼了。  最这几个月,山庄果然宁静了很多。虽然不能出海捕鱼,但是对于自给自足的我们来说,种田和打猎也足够我们的生活。我是山庄里最年轻的一代,和其他几代不一样,我们这一代的孩子开始在学校里上课了,虽然环境没有外面那些学校的环境好,但是毕竟也能读书写字,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我,今年18岁,已经离开学校开始帮父亲种田。我很喜欢读书,成绩在学校也是很好的。可惜,最近几年父亲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也只能放弃读书,回家帮父亲的忙。因为,在我们山庄里,读书是永远不会有出路的,我们这里的孩子只用学会种田和打猎就行了。  比起我父亲,村长的身体更是糟糕。山庄里医疗设施很差,所以村长在得病没几日就离开了人世,山庄安排会议打算重新选出一名村长,可是,忽然一件事改变了所有人的想法。  李叔叔,一个年龄在50岁左右的男人。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去了解过他。不过,他对我们山庄的贡献却是不可磨灭的。李叔叔来到山庄才几个月,就教会了我们很多新的技术,让我们庄稼的收成提高,打猎的成功率上涨,我们这个山庄都很感谢这位外来客。特意将新一任村长职位交给了这个人。  李叔叔有一个女儿,年龄和我相仿,名字叫做阿娇。阿娇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女人,平时和我们山庄里的孩子关系都很好,一起种田,一起玩耍,有的时候我们还会一起上山打猎。我们很喜欢和阿娇在一起,因为她总是能教会我们很多东西,很多在课本上都学不到的知识。  终于又盼到了一个星期六,这一天的天气很好。阿娇约了很多孩子一起出来玩,只可惜这一天是收成的日子,很多孩子都要帮父母的忙所以没有出来。到最后,就只剩下我和阿娇两个人一起玩。  我和阿娇漫步在海滩上,这里平时都没有什么人出没。自从前一任村长下令禁止山庄居民捕鱼,这里平时都不会有人经过。我和阿娇走着走着,阿娇忽然对我问道:「怎么这么美丽的大海,山庄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海玩耍呢?」  我将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阿娇,阿娇笑着对我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再说了,即便有这样的事情,逃避也不是办法,还是要弄清楚啊!  即便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啊!」  听了阿娇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正好阿娇也有此意,于是我就决定和阿娇秘密出海,探索一个究竟。  山庄里没有人知道我和阿娇出海,我们出海就无止境的在海上漂流。大海一望无尽,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应该何去何从。  「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我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对阿娇说道。  可能阿娇也有点儿害怕,点了点头说道:「恩,天色也黑了,还是回去从长计议的好!」  有了阿娇这句话,我立刻将船往来时的方向驶去,希望能早点儿回到山庄。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我们越想回山庄,这船就越是漂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天色渐渐黑了,我们在海上已经看不清了,真不知道应该往东南西北哪个方向驶去。  我听到汽笛声,这是以前和大人们出海的时候曾经听到过的。我一下子心情变得激动,因为我可以朝轮船上的人求救了。我虽然不知道我们身在何方,但是只要上了轮船,回到山庄的几率肯定比我们四处飘流的几率要大上很多。  轮船停在了我们面前,下来了两个壮汉将我们救上了轮船上。我的心情无比激动,再看看我身边的阿娇,她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整个人站在那里发抖。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阿娇得救后还会如此害怕呢?  原来,阿娇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那个李叔叔更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一切的一切,只是一个局。阿娇本是一个岛屿上的工作人员,后来因为得罪了岛屿上的一个人逃难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在那座城市里,阿娇无依无靠,平时只得在路边乞讨。而李叔叔本来是一个好心的商人,看见阿娇一个女孩子挺可怜的,便将她收留并认她为义女。和李叔叔在一起,阿娇也过了几天好日子。只可惜在一起出差的意外中,李叔叔和阿娇鬼使神差的来到了我所住的山庄。因为厌倦了世俗的勾心斗角,所以李叔叔决定带着阿娇在我们山庄安享余生,谁知那日我和阿娇出海,竟无意间被出来追寻阿娇的船队所救。这一下,阿娇又陷入了困局中。  我和阿娇进了船舱,这里首先吸引我的不是这里的摆设,而是这里的人。船舱里壮汉也有8个,他们均是黑种人,最奇怪的是他们竟然都只穿了一条内裤。  我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穿着打扮,不过阿娇好像是习以为常并没有觉得怪异。  船舱正中央的椅子上,一个年龄在25岁左右的女人正悠闲的坐在那里。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应该是这里面的老大,因为所有的壮汉都对她唯命是从。出于礼貌,我走到她面前鞠躬说道:「这位小姐真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你可能我和阿娇已经葬身大海了。」  听了我的话,这个女人只是笑而不语,让她的手下将我带到了一间客房休息。我忽然间觉得这个女人心地真的很好,正准备拉着阿娇去休息。忽然,阿娇做出了一个让我很是惊讶的举动。  只见阿娇忽然跪在了地上,像只狗一样爬到了那个女人身边。我不知道阿娇是怎么了,只听见她的嘴里说道:「蜜贵人,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和希贵人,还希望您们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小女子。」  阿娇一边说着还一边朝蜜贵人磕头,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直到后来,我听几个壮汉说才知道,原谅阿娇以前是希贵人身边的助手,因为阿娇办事能力很强,所以希贵人很喜欢她。可谁知后来,阿娇居然和希贵人闹了矛盾。  这一闹矛盾不得了,所有人都知道希贵人的地位,阿娇没有办法,只好逃了出来。没想到却歪打正着,现在落入了蜜贵人的手中。要知道,蜜贵人可是希贵人的妹妹,阿娇得罪了希贵人,蜜贵人自然是也不会放过她的。  阿娇还在给蜜贵人磕头,我知道那是她们的私事,我并不方便参与,只得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忽然,蜜贵人忽然将她的右脚踩在了阿娇的头上,阿娇无法继续磕头,只得额头贴着地,一声不吭地趴在那里。  「阿娇,你在岛上的时间也不算短。我们几个贵人对你也不薄,你说你有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偏要给自己找麻烦呢?现在,你得罪了希贵人,我也帮不了你,你还是先和我回去再说吧!」  蜜贵人对阿娇说道。  阿娇一听见蜜贵人的话,整个人脸都吓白了。她的心里很清楚,在岛上得罪了贵人的人,无论是什么身份,受到的惩罚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被锁在一个木箱子里,然后丢进大海活活淹死。这样痛苦的死法相信没有人愿意接受,所以阿娇说道:「蜜贵人,小女子知道得罪了贵人是不可能再活到这个世界上。不过,小女子只希望蜜贵人行行好,让小女子痛痛快快的死去,免受那么多折磨。」  蜜贵人真的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人,虽然阿娇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蜜贵人也不忍心看见阿娇受那么多折磨,于是只听蜜贵人对阿娇说道:「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去也可以,不过和你一起上船的那个男人以后就会成为我们岛上的人,终生不得踏出岛上半步。只要她可以做到,我立刻赐你一死。」  蜜贵人将她的脚从阿娇的头上移开,阿娇抬起头看了看我,我从她的脸上看得出内疚,不过无论她做什么决定我都会理解。于是,我点了点头,对阿娇说道:「做出一个让你自己满意的决定吧!不用照顾我的感受,和你出海我已经做好回不去的准备了,现在能捡回一条命,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阿娇听了我的话,转过头对蜜贵人说道:「蜜贵人,你或许忘记了一件事。  知道岛上秘密的人都不可能有一个还能回去,所以他已经不可能再有机会回去了。」  蜜贵人笑了,「没想到阿娇还记得我们岛上的规矩。」  话音一落,蜜贵人便派人将阿娇拖了出去。从那以后,所有人都再也没有看见过阿娇,也没有人找到她的尸体,她究竟是生是死已经成为了一个谜。不过,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现在我最关心的事情就是我接下来应该何去何从。难道,我真的会和蜜贵人去一个岛上开始新的生活吗?              第二章海上漂流  我被几个壮汉带到船舱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天才刚亮,一个壮汉便敲门进入我的房间对我说道:「蜜贵人有事找你,请你换上衣服赶快前去。」  毕竟蜜贵人是我的救命恩人,她要见我我当然得去。于是,我在房间里洗漱完毕,换上衣服便走去了船舱。那里,蜜贵人依然一个人悠闲的坐在中央的椅子上,比起昨天的冷漠,今天的蜜贵人更是迷人。因为我看见她脸上的笑容了,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漂亮,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女人,心里不禁有些紧张。  紧张归紧张,我还是很快走到了蜜贵人身边,「蜜贵人,听他们说您找我有事,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呢?」  蜜贵人对着我笑了笑,然后说道:「昨天晚上我和阿娇的对话你应该听到了吧!以后,你的余生将在另外一个岛上度过,而在那个岛上,你也会体验到一种不一样的人生。」  我的脸上也同时露出笑容,「不知道那样的人生又会是怎样的人生呢?听蜜贵人这么一说,我还不禁有点儿期待。」  蜜贵人笑的更灿烂,「所有人都期待那样的人生,可是这种人生真正开始的时候,前期又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想法,不过一会儿我将带你去见一个人,她会为你做更详细的介绍。来吧,先和我去甲板上把早饭吃了,一会儿她就来了。」  果然,在我和蜜贵人正在吃早饭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白色高跟鞋的女人忽然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这个人相比起蜜贵人来说,样子长的更加的甜美,年龄看上去也更加的小,就好像是一朵出水芙蓉,给人一种清新,洒脱的感觉。  这个人一看见蜜贵人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蜜贵人,您找在下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啊?」  蜜贵人看见了这个人,脸上也同时露出了笑容说道:「丹丹姐,你真是太客气了。要算起功劳,你对岛上的贡献可要远远高于我,怎么还在我面前这么客气呢!」  丹丹笑了笑,「大家同样是为岛上办事,也就不比客气。干脆直接入正题吧,不知道蜜贵人找在下有何贵干呢?」  蜜贵人笑了笑,指着我对丹丹说道:「这是我这一次出海的收获,一会儿吃了早饭,我就将这个人交给你了,相信丹丹姐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丹丹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个笑容更加甜美,「放心吧!蜜贵人交待下来的事儿,丹丹一定尽心尽力完成,不会让你失望的。」  果然,一吃晚饭,丹丹就带着我进了船舱里的一个小房间。这个房间虽然小,但是摆设的东西还是很齐全,2张沙发,桌子上摆着水果和饮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招待客人的地方。一进去,我就觉得不对劲儿,因为首先一点我并不是丹丹和蜜贵人请来的客人,我只是一个在海上流浪,被蜜贵人救起来的小人物。没有理由,蜜贵人还会找来丹丹在这种地方招待我啊!  我和丹丹相视而坐,丹丹朝我递来一杯水,然后对我说道:「可能你会很奇怪,为什么蜜贵人会让我单独和你聊聊,其实你也不需要太紧张,每一个第一次和我见面的人总是紧张,不安,但是慢慢的,所有的人都会感谢我,因为我给了他们第二生命。」  我并不知道丹丹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但是我还是很认真的听着丹丹说话。因为从昨天晚上阿娇消失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的人生将会重新开始。  丹丹告诉我,她和蜜贵人都是生活在同一个岛屿上的岛民。这座岛屿坐落的地方很奇妙,岛上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座岛究竟在什么地方,只知道这座岛四面都是海,如果没有专门的人带你出海,恐怕你永远也无法离开这座岛屿。所以,岛上的人们总是说这座岛就在天涯,一个永远让别人找不到的地方。而蜜贵人,她之所以身份尊贵,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是唯一一个知道如果从外面进入这个岛屿的人。  这座岛面积不是很大,生活的人也算不上是多。这座岛上的人几乎都是和外界没有了一丝联系,她们来到这座岛上或许是被逼无奈,但是来到这座岛屿的人没有一个想过要离开,因为她们喜欢这座岛屿,因为这是一座女尊男卑的岛屿,所有的女人来到这座岛上都像是女王一样,这样的生活享受,试问哪个女人又舍得离开呢?  男人在这座岛上是没有尊严,没有自由,没有身份的。男人在这座岛上或许已经不再是人了,或许已经变成了一只狗,或许男人在这座岛上比狗还要下贱。  可是,来到这座岛上的男人又别无选择,他们除了在这座岛上下贱的生活以外,唯一的出路就是死。相信一提到死,所有的男人就可以放下尊严,放下自由,慢慢的适应那种备受煎熬的生活。不过,虽然是备受煎熬,但是每一个到了岛上的男人很快都能适应这样的生活,而且可以在这样的生活中找到快乐,没有一个反抗,也没有一个逃跑,岛上的男男女女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  听到丹丹说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自己以后的路途很茫然。我的身体还是不停的颤抖,一个劲儿的喝水喝水喝水。丹丹看见我这个样子忽然间笑了,「其实你又何必紧张呢?不如,我和你做个游戏吧!或许在游戏中,你就不会紧张,我们可以更好的沟通。」  我点了点头。  丹丹笑着走到我面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眼罩蒙住了我的眼睛,然后在我的脖子上戴了一个铁链,「跪下。」  丹丹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冷漠,很无情。  我很服从命令的跪在了地上,只听到丹丹又对我说道:「地上有一样东西,你现在趴下,用嘴巴将那样东西叼起来。」  我不知道地上究竟有什么东西,但是还是照着丹丹的吩咐做了。我趴在地上,在我面前似乎什么东西也没有,脸贴在地上冰冰的,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眼睛被蒙着,我也看不清前方究竟有什么,只能凭着感觉在地上蹭来蹭去的。忽然,我的脸似乎真的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但是我还是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看不到丹丹的表情,但是我能确定这应该就是丹丹让我叼起来的东西。于是,我用牙齿咬住了这个东西,然后又跪直了身子,想要说话却又说不出来。  「恩,不错。找东西还是蛮快的嘛!证明你和这个东西还是很有缘,那你就把这个东西含在嘴巴里吧!」  丹丹对我说道。  听见丹丹的话,我立刻将嘴里叼的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嘴巴。直到这个时候,我还是不敢确定这是什么东西,只觉得味道有点儿怪怪的,却又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觉得这东西怎么样?」  丹丹问道。  因为嘴巴里含着东西,所以我说话模模糊糊的,「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味道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是什么味道。」  「那你不觉得恶心吗?」  「这倒不觉得。」  丹丹走了过来,将我的眼罩取了下来。我将含在嘴巴里的东西拿了出来,那一瞬间我整个人差点儿没有晕过去,因为我终于看见我刚才含在嘴里的是什么了,居然是一只棉袜!  丹丹笑着对我说道:「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含着一只棉袜,你并没有觉得恶心。证明这个东西本来就不是一件恶心的东西,只是心理在作怪。其实,一切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只要你心态摆好了,一切就觉得很正常了。新鲜的事物要被接受从来都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是接受的人多了,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说完这段话,丹丹就走出了房间。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看着我手上的棉袜,忽然想起刚才丹丹所说的那段话,觉得似乎还是有那么一些道理的。  我的头脑里忽然显出很多很多莫名其妙的画面,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忽然觉得我整个人像是要被脱胎换骨一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奇怪很奇怪。  在房间里待了很久,再有人进来的时候依然是丹丹。我脖子上的铁链还没有被取掉,而丹丹这一次进来并不是要取掉我的铁链,而是给我戴上手链,脚链。  我不知道丹丹的用意,我只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犯人,有点儿不能接受。  「这些都只是暂时的,因为我要带你出去,所以才会这样做,你别胡思乱想。我和蜜贵人都不会对你有恶意,如果你要真的觉得生气,就只能气自己上了这艘船。」  忽然感觉像是主人带着狗狗出去散步,因为现在丹丹正在前面走,而我则跟在丹丹的屁股后面爬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丹丹打开了一间房间的门,门里的一切不禁让我惊住。  在这个面积不超过20平米的小地方,我居然看见蜜贵人一个人高傲的坐在一张沙发上,而在她四周的壮汉居然超过5人。这些壮汉的眼神很呆滞,就像是机器人一样重复着自己的工作。首先说离我最近的那2个壮汉,他们正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蜜贵人的玉足,舔着。而在这2个壮汉旁边,另外1个壮汉则趴在地上舔着蜜贵人的鞋子,他的屁股翘的高高的,稍微工作的不留神,蜜贵人手上的鞭子就落在了他的屁股上。看得出来,他的屁股早已经皮开肉绽,可能已经疼的麻木,这个壮汉已经感觉不到疼了。还有几个壮汉,他们的命要稍微好一点儿,1个壮汉站在蜜贵人的身后为蜜贵人捶背揉肩,而还有1个壮汉则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个盘子,盘子里装满了水果,相信是给蜜贵人准备的。  我看见这一幕,忽然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丹丹和蜜贵人相视一笑,然后丹丹就将我带出了房间,只听丹丹对我说道:「他们才来的时候和你一样,不敢相信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甚至第一次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都还有一点儿不能接受。但是,在无情的鞭子和死亡面前,他们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你同样会走他们这一条路,做好准备。从明天开始,你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轻松了。」              第三章噩梦开始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个不眠之夜。睡不着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现在的我真的还很难接受眼前这个事实,我真的没办法想象我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我害怕,我紧张,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  太阳很快又重新升了起来,透过窗户照进了我的房间。我胆怯的不敢出门,甚至我竟然用衣服挡住窗户,不让阳光照进来,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来临,我宁愿一辈子都被关在这个房间里。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的门已经被人打开,进来的不是别人,是丹丹。丹丹一看见我就知道我一夜没睡,因为我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憔悴。似乎丹丹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是少见多怪了,笑着对我说道:「你又何必紧张,又何必害怕呢?所有人一开始都是很难接受这个事实的,不过慢慢的就会习惯。一会儿我会带你去见一个人,她的名字叫做菲菲,你可以叫她为菲菲老师。比起她,可能就没有我这么好的脾气和耐性了,你稍微表现的不好都可能是一顿毒打,总之你见了她万事要小心。相信我,一切都不会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话音刚落,我才发现我的衣服裤子全部被丹丹给丢了出去,而我现在却只能穿着一条内裤,被丹丹牵着脖子带出了房间。  百转千折也不知道在这船舱中绕了多久,终于我和丹丹停下了脚步,站在了一间屋子的门口。从外面看上去,这间屋子和别的屋子没有什么不同。丹丹轻轻的敲了敲门,门里传来了冷漠的声音,「谁?」  「是我,菲菲姐。」  「哦,原来是丹丹啊!」门打开,一个穿着一身皮革衣服的女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的样子很清秀,除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以外,我真的看不出她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她笑着请丹丹进了屋,「怎么?蜜贵人又找到新的货色了?还要麻烦丹丹你亲自送过来,真是不好意思。」  听见菲菲老师这么一说,丹丹立刻谦让的说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  难道菲菲姐忘记了,所有送到你这里来的货色事先都要经过我的核审吗?」  菲菲老师也笑了,「其实,又何必麻烦丹丹你和他们说那么多废话呢?任何一个男人只要进了这间房间,想要活着出去就只有一个方式,就是无条件的服从我所有的命令。几个男人在我皮鞭底下能不老实的?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来了又何必还装高尚呢?」  丹丹也笑了,她笑的比菲菲还要灿烂,「有劳菲菲姐你了,这个人就交给你了。」  虽然关门的声音,这个房间里就只剩下我和菲菲了。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心里除了紧张就是害怕,静静的,一句话也不敢说,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菲菲重新坐在了沙发上,她用很不屑的眼光瞟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多的废话我就不说了,总之一切的一切丹丹已经告诉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会对你进行一系列正规的训练,开始几天你可能会觉得很累,但是我相信几个星期过后你就会慢慢适应的。」  我听着菲菲老师的话,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菲菲又看了我一样,「把内裤脱下来!」  命令的口吻让我不禁一怔,让我不知道怎么去违抗,只得静静的脱下内裤,一丝不挂的站在原地。  菲菲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细细的木棒,忽然朝着我的小弟弟就是一阵玩弄,先是在我的包皮和龟头上轻轻敲打着,接下来就是用木棒翻起我的包皮,玩弄着我的龟头。试问这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忍住这样的玩弄?我的小弟弟在不经意间已然勃起,挺的高高的,像是在答谢菲菲的玩弄。  「哟,还不错嘛!转过身去,看看你后面怎么样?」  似乎对我的小弟弟已经没有了兴趣,菲菲对我说道。  我照着她的话,转过身去。只听见菲菲又说道:「趴在地上,把屁股翘起来!」  我又照着菲菲的话做了,趴在地上,将屁股翘的高高的。我的额头贴在地上,闭着眼睛,不知道菲菲又要怎么玩弄我了。忽然,我感觉屁股一冷,全身一颤,原来是菲菲手上的木棒插进了我的屁眼里面。这一下我不禁怔住了,菲菲来回抽动着木棒,让我的后面感觉很是不舒服。有点儿疼,却又有一丝快意,我都不知道哪种感觉更加强烈,咬着牙忍着。  「不需要你忍住,叫出来吧!这里就只有我们2个人,难道你还不好意思吗?」  听了菲菲的话,我还是尽量忍住,可是到后面菲菲越插越里面,我实在是忍无可忍,终于叫出了声音,就好像是在做爱中的女人,一丝丝淫荡的浪叫响彻整个房间。  菲菲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越是叫的大声,她也越是起劲儿的插着我的屁眼,我的汗水跟着流了下来,整个人为了稍微觉得好受,也只得被迫跟着菲菲的节奏前后摇摆着屁股,没过多久,我的全身就已都是汗水,我更不知道如何是好。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菲菲终于停止了。我整个人全身一下子软了下来,趴在地上,脸紧紧的贴在地上,屁股依然敲得很高,喘着粗气,整个人放佛虚脱。  菲菲走到我面前,她的右脚踩在我的头上对我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  就这样小小的折腾一下就遭不住了,以后还怎么在岛上立足啊?」  我被菲菲踩在脚下,也没有反抗,总之只要能让我多休息一下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不是的,菲菲老师。主要是我从来没有被这样玩过,所以还不太习惯。」  菲菲也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有第一次,万事开头难,所以菲菲也不好继续勉强我。我休息着,菲菲继续对我说道:「刚才那个爆菊只是最低层次的折磨,以后你遇见的折磨可能比这个严重几十百倍,所以你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接受。要知道,在我们这里没有人会同情一个男人,包括和你身份地位相同的人,他们也很希望你死,因为我们岛上居住的人是有限的,每一年都会选出最不优秀的人被淘汰,而淘汰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要想在岛上活命,你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很多。」  听菲菲这么一说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也许这个就是竞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所以优胜劣汰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既然岛上有这么也一个规定,我既然不能违抗就只能遵守,为了活命我只能拼命努力,做到最好。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忽然有劲儿了,对菲菲说道:「菲菲老师,我似乎明白了很多。您接着训练我吧,我会努力做到最好,因为我不想死。」  菲菲听到这句话也笑了起来,「恩,孺子可教。接下来你需要明白的就只剩下几点基本的了,那就是学会舔脚,练好身子骨,学会接受一切别人赏赐于你的东西。」  练好身子骨,这个倒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对于菲菲,对于我来说,练好身子骨实在是太简单了,就好比菲菲说的,练好身子骨没有捷径可走,唯一的办法就是锻炼,坚持锻炼。所以,菲菲就给我制定了一个锻炼体系,那就是每天早上起来跑步,俯卧撑,仰卧体坐。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需要一个强壮的身体。直到有一天,当我看见蜜贵人骑着一个壮汉从我面前经过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有一天,我也会成为某个女人胯下的一只人马,驮着她穿梭在岛上的大街上。  关于舔脚,这个好像是不需要学习的。每一天,我都会为菲菲舔2次脚。一次是在我早上运动过后,那个时间正是菲菲起来吃早饭的时间,而我则跪在地上,双手捧起菲菲的双脚舔着。从脚底到脚背,每一个脚趾头的吮吸,脚趾头之间缝隙的舔舐,这些就是舔脚最基本的了。我不知道菲菲为什么要让我舔脚,我也不知道舔脚意味着什么,总之相比起其他的折磨,舔脚应该是一样最轻松的活儿。  不过,舔脚也好,折磨也罢,这些都只是一些基本的侮辱。和黄金圣水比起来,这些又算得了是什么呢?所谓黄金圣水也只是一种美称,相信所有人都懂得。作为一个正常人,要接受这种东西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特别是当你看见这些东西的时候,恶心都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每天把这种东西当做饭吃呢?  其他地方不可能,但是菲菲就绝对有可能让你实现。这一招还真是挺狠的,菲菲居然为了让我能够很好的接受黄金圣水,不惜一连饿了我3天的肚子,将我关在一个笼子里面,每天都在这个笼子里面度过,其他什么事儿也不做。第一天过了,我只是觉得肚子开始打鼓;第二天过了,我就觉得口水无味,一个劲儿的吞着口水,其他的事儿都不敢想,头脑也因为饿而变得不清醒;第三天过了,我整个人已经处于迷糊状态,似乎什么也不知道了,唯一想的就是能吃一点东西,喝一点水。  第四天,我趴在笼子里,全身使不上劲儿。我想大叫救命,可是已经没了力气。我有点儿睁不开眼睛了,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似乎一切也已经不重要,因为我知道我很快就会死,饿死。  不过,一切都出乎我的意料了。忽然,菲菲走到了我的面前,并在我的面前放上了一个盘子。我看不清盘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只知道这个东西应该是可以吃的。实在是忍不住了,我端起盘子就将里面的东西吃完。等我吃完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盘子里装的就是黄金圣水。  我开始作呕,觉得恶心。可是,很快我又恢复了平静,因为我已经不觉得东西难吃。人饿了的时候什么都可能成为食物,这应该也算不了什么。  这一下,我彻底被征服了。比起菲菲,蜜贵人,丹丹,我实在是太渺小了。  这艘船对于我来说可能只是一个噩梦的开始,我忽然发现我根本就无力反抗。我也不想再反抗,只有认命,为了活命,以后无论遇上什么我都要挺过去。那一刻,我真正决定放下自己的尊严,自由,安安心心的做一只狗。              第四章考试测试  蜜贵人,今年25岁,是岛上6位贵人之一。主要负责的是从世界各地寻求男奴,而我就算得上是蜜贵人的一只猎物,现在已经被蜜贵人给捕获。菲菲,丹丹还有依依,这3个人也是岛上的,她们主要负责的就是配合蜜贵人的工作,另外就是训练这些猎物,让他们更在第一时间适应岛上的生活。丹丹和菲菲都已经出来过了,她们扮演的角色相信大家已经很清楚了,接下来就要给大家介绍个更为重要的角色,那就是依依了。依依的年龄和丹丹,菲菲相仿,主要负责的是对猎物的考核工作。  和菲菲相处了多一个多月了,对于很多事情我都已经很是清楚了。终于到了考核我的日子,虽然很是期待,但是心里也是很紧张的。因为一旦考核面临的就有2条路,要么就是顺利通过进入岛上生活;要么就是继续留在船上训练,如果真的训练不出来我也只有被丢进大海喂鲨鱼的命。  天才微微亮起,我早已经在房间里准备好了一切。一个多月的训练,我已经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根本没有想过其他的事儿,只是一心一意希望自己能够顺顺利利的通过测试,去岛上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菲菲进来了,她坐在沙发上,我爬到她面前,脸颊贴着她的大腿蹭来蹭去的,就好像一只狗狗对着自己的主人撒娇一样。菲菲抚摸着我的头发,然后很平静的对我说道:「一会儿我就会带你出去测试,这次测试主要是分为3个步骤,第一个步骤就是先要去伺候丹丹,当然在丹丹那里你只会接受一些最基本的测试。  如果顺利通过,那么你会来到我的房间伺候我,我当然不会为难你,只要你没有犯太大的错误我都会让你通过。最主要的是依依那里,她很严格,对你的要求也很好。切记自己的身份,虽然严格,但是只要你用心将我教你的全部用上,应该能够顺利通过。记住,顺利通过以后你就可以去蜜贵人那里报道,你就有机会去岛上成为一只真正的狗狗了。这是你唯一的出路,不然你可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和菲菲走出了门,首先来到的就是丹丹的房间门口。我很喜欢丹丹,因为丹丹既有男人的霸气也有女人的高傲,她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我看见她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毕竟是测试,和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的情况不太一样,这一次紧张也是难免的。  菲菲递给丹丹一张单子,然后就离开了房间。房间里,重新剩下我和丹丹2个人。丹丹看着单子上的内容,然后对我说道:「恩,今天我只是初级测试你,所以你根本不用紧张。这初级测试没有什么难度,只要你按照我的步骤一步步的来,应该可以很快通过测试的。」  我听了丹丹的话,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望着那高贵的丹丹,我一时之间还真是说不出什么话来,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好。丹丹站起身,走到我面前,很自然的对我说:「恩,我们开始第一个测试吧!」  第一个测试是什么呢?看着丹丹站在那里,我真的想不出来第一个测试项目会是什么。不过,等着丹丹双腿一分开,我终于开始明白第一个测试项目是什么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我也知道了一些所谓的潜规则。就好比,现在丹丹双腿分开的意思就是要骑马,而我则需要扮演那马的角色。我趴在地上,爬到丹丹的身后,又从丹丹的双腿之间钻进去,额头贴着地,屁股翘的很高很高。  一般做到这个样子,丹丹就会很直接的坐在我的背上。果然,丹丹坐到了我的背上,双腿放在我的双肩上,然后她的右手朝着我的屁股一拍,我就在这个房间里爬来爬去的。在这一瞬间,我终于能够理解我每天早上起来锻炼的原因了。  真是很谢谢菲菲的训练,作为一匹马,如果四肢不稳,摔着背上的女主人,那么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说,为了自己保命,当然需要有很强壮的身体。所以,锻炼时必不可少的,我终于知道从今以后每一天我都要坚持锻炼,这样才能保持强健的身体。  也不知道在房间里爬了多久,丹丹终于让我停了下来。对于我的表现,丹丹应该还算是满意吧!虽然丹丹还没有给我打分,但是我相信我还是能够顺利过关,因为在刚才丹丹骑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的四肢都还是很稳,丹丹坐在上面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稳当。  丹丹重新坐到了沙发上,她拿出一支笔准备给我打分。当然,这个时候我也不能闲着,因为作为一只狗狗,懒惰可是所有人都不喜欢的。为了给自己多挣一点分数,所以我毫不犹豫的跪在了丹丹的面前为丹丹舔脚。丹丹穿的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我双手捧起丹丹的一只玉足,用牙齿将运动鞋的鞋带松了,然后慢慢的用牙齿又将丹丹的运动鞋脱了下来。脱去运动鞋后,露出来的是一双白色的棉袜。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我已经开始渐渐迷恋上舔脚了,所以当我看见丹丹的玉足,心里的激动之情真的压抑不住,立刻将丹丹的一双玉足贴在自己的脸上,然后大口大口的呼吸,闻着那来自丹丹棉袜上的味道。  「哟,看不出来你被菲菲训练了一个多月,就连犯贱也学会了。菲菲的技术还这是好,可以在这么短时间内将一个正常人变成一只狗,我还真是佩服她呢!」  看着我闻着丹丹的棉袜,丹丹不禁说道。  听了丹丹的话,我的脸不禁红了,可是我知道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好不容易要给丹丹留下一个好印象了,我自己当然不能毁了。于是,我对丹丹说道:「丹丹老师,您的玉足那么有味道。狗狗能有幸闻您的玉足,这是狗狗的荣幸啊!」  丹丹听了我的话,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你现在闻的好像是我的袜子而不是我的脚。」  被丹丹这么一说,我不免变得紧张。我心里很清楚,这并不是我话说错了,是丹丹有心刁难我,刻意在逗我玩弄我。所以,我并不能去认错,应该想个办法把话给套回来,因为时间不多也来不及细想,只得对丹丹说道:「丹丹老师的棉袜都那么有味道,玉足一定更有味道。狗狗真是幸福,能为丹丹老师舔脚。」  玩弄还没有到此结束,只听丹丹继续说道:「怎么?学会自作主张了,我现在还没有允许你给我舔脚呢!要给我舔脚,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你那张臭嘴也不怕把我的玉足给弄脏了?」  听了丹丹这么一说,我的心里一下子就紧张了,不知所措了。我双手捧着丹丹的玉足,一下子愣在了那里,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丹丹看见她彻彻底底的玩弄了我一番,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好心对我说道:「记住,以后别想办法说服自己的主人,有什么说不下去的时候就让你的主人惩罚你就好了,不用想方设法希望自己能够说赢主人。毕竟,你说的恭维话只是为了哄主人开心,她听着高兴自己不会为难你了。」  听了丹丹的话,我心里一下舒坦很多,一边磕头一边谢谢丹丹教诲。真的很喜欢丹丹,以前和菲菲一起的时候,菲菲都很少教我这些。今天丹丹本来只是测试我,居然我都告诉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真的从心里都很感谢她。  丹丹知道我是真的很喜欢舔脚,所以也不忍就这样让我走。虽然分数已经下来,但是玩玩还是可以的。所以丹丹让我将她的棉袜脱下,塞进嘴里,然后躺在地上,她的玉足就放在我的脸上。紧接着,丹丹对我说道:「既然你喜欢我脚上的味道,你就好好闻一闻吧!今天错过了,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就这样,我闻着丹丹玉足的味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丹丹还是让我离开了房间。因为今天一天要完成所有的测试,所以我只得依依不舍的离开,进入了菲菲的房间。  我和菲菲应该是再熟悉不过了,一个多月来,我天天就是和菲菲一起度过的。今天虽然是她测试我,但是我也一点儿都不紧张,进去很自然的磕头请安,很自然的跪在那里等待着菲菲的测试。  菲菲笑着对我说道:「在我这里你应该很放松,因为我对你的测试只是走一个过程。很简单的,相信你一定能通过。」  原来,在菲菲这里接受的测试是一些刑奴的测试,就是所谓的鞭打,耳光,滴蜡等等。这些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忍忍就过的,应该没什么难度,所以我很快也就顺利通过。接下来,我终于要到依依那里去接受最后一关的考验了。  终于走进依依的房间了。依依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比起丹丹,依依似乎缺少了一种男人的霸气;比起菲菲,依依又似乎缺少了一种女人的娇气。但是,在依依身上看见的高贵是丹丹和菲菲都没有的,她那鄙视的眼神,和高贵的气质,足以把你征服。  我看见依依,双膝不自然的一软就跪倒在地了,像一只狗一样爬到了依依的面前。依依根本不会正视我,用她的右脚抬起我的下巴,然后一把口水吐在我的脸上。这一口水吐在我的脸上,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伸出舌头将依依吐在我脸上的口水舔进肚子里。  依依应该对我的表现还是满意,嘴角扬起一笑,然后对我说道:「那茶几上有一杯喝的,你喝了吧!」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那一杯是什么,直到我端起喝完以后,我才反应过来,原来那是一杯圣水。这一个多月,我也已经习惯圣水的味道,所以当我喝下这一杯圣水也没有了以前的恶心,反倒觉得像是喝一杯自来水一样。依依看见我喝下圣水没有觉得恶心,对我的好感又进一步的提升,对我说道:「这并不是一杯简单的圣水,因为当我接起这杯圣水的时候,为了给加一些味道,我还泡了一双丝袜在里面。不过,看见你喝圣水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就证明菲菲对你的训练还是很有成效的。可是,你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因为我对你的测试才刚刚开始,这只是一杯圣水,接下来我还有黄金等着赏赐给你呢!」  听了依依的话,我立刻躺在了地上,嘴巴张的很大。等着依依蹲下来,她的屁眼正好对着我的嘴巴,这一下就很方便我去迎接依依的黄金了。  看来依依是早有准备,当她蹲下来还没有多久的时候,我的眼睛就已经看见一条直直的黄金从依依的屁眼里蹦出,朝着我的嘴巴直落下来。这一下我丝毫不敢马虎,嘴巴长的越发的大,那条黄金也很轻松的就掉进了我的嘴里。我知道,黄金出来的频率是很快很快的,为了不遗漏一条黄金,所以依依每掉下来的一条黄金我都没有时间去细嚼慢咽,而是通过舌头将其泯化,迅速吞进肚子里。就这样,很快我就将依依的黄金全部消化,当然这也还没有完,当依依排泄完毕,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为依依清理屁眼。  其实这个也很简单,我的头稍微往上抬起,然后伸出舌头舔着依依的屁眼,将上面残留的黄金全部吞进肚子里,这也很快就结束了。  因为已经接受了黄金,所以我的嘴巴已经不再干净,更没有资格再去舔依依的玉足了。所有测试到这个地方也算是告一段落,对于一切测试还都是很顺利,虽然我的表现不能算是满分,但是也算是能合格。所以,当我离开依依的房间以后很快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因为我知道,我现在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洗澡,然后好去面见蜜贵人,因为只有蜜贵人,才能给我通往岛上的通行证。              第五章海兰小姐  我赤身裸体,这一次连内裤都没有穿的。刚才在自己的房间里,我终于有机会洗澡了,这可是我来船上那么久第一次洗澡啊!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我这一次洗澡居然用的是热水,而且不带半点儿杂质。  这个不大的房间里只有我和蜜贵人2个人,我静静的跪在地上,蜜贵人的手里拿着一张单子,单子上面是我这次测试的综合分数。  蜜贵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只听她说道:「经过一个多月菲菲对你的训练,又经过丹丹,菲菲和依依对你的测试,总体来说,你还是合格。不过,合格归合格,有几点我还是必须对你讲清楚的。首先,要记住菲菲对你的训练,因为这些就是你以后在岛上生活的方式。还有,就是要记住,测试归测试,以后你在岛上会遇见很多突发状况,一定要学会随机应变。最后,希望你在岛上能够很好的生活,岛上的每一位女性你都必须尊重,记住我们的原则,那就是女尊男卑!」  我很认真的听着蜜贵人的话,等着蜜贵人说完我也磕头表示明白。接下来,我便被几个壮汉五花大绑,然后送上了一艘小船,我的眼睛被蒙着,耳朵也被捂住,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只知道在这艘船上过了没多久,我便又被一群人给送上了一辆卡车,在卡车上面又过了几个小时,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小型工厂,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送到这里。我被人关在一个笼子里面,然后便吊在半空中,紧接着几天,我都是吃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残渣剩饭。虽然我已经能看见也能听见,但是对周围的一切还是感到恐惧,因为就连每天给我送饭的小伙子也是一个哑巴,几乎在这里就没人能够和我沟通交流。  也不知道过了有几天,终于有一天我被放了下来。我不知道接下来我将面临什么,但是我却还是充满好奇,我自己也觉得奇怪,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好奇心,这一切本不应该我好奇的。  听人说,这家小型工厂的厂长是一个叫做海兰的小姐。在岛上,小姐的地位也算很高了,总共岛上也就只有8位小姐,而海兰小姐就算是其中之一,这不禁又让我很想见识一下这位小姐。不过,在这家工厂里,能看见海兰小姐的人少之又少,毕竟小姐总是小姐,不是任何一个人都有机会见着的。  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送进这个工厂,也不知道这个工厂具体是做什么的。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就是这个工厂真的很复杂,虽然我来到这个工厂已经几天了,但是对于这个工厂一点儿也不熟悉。毕竟工厂也应该听到机器的声音,可是这里没有除了有车进车出的喇叭声,其他什么声音也没有了。我心里充满好奇,真的很想知道这个工厂是干什么的。不过,好像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弄清楚了,因为我已经被一个女人牵着走出了一直住着的笼子里。  这个女人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牵着我穿过后院,然后来到一个仓库里。仓库很大,里面依然很安静。没有一个人,除了我就是那个牵着我的女人,其他一个人也找不到了。我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带我来这儿,更不知道接下来她要对我做什么。  那个女人停住了脚步,拿出一块黑布将我的眼睛蒙住,然后又给我戴上手链脚链,接下来她让我整个人趴在地上。我还是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什么,不过我还是按照她的吩咐趴在了地上。很快,我受到了来到岛上以后的第一个刺激,这个刺激主要来自痛,也应该算是我在岛上最痛的一次吧!  痛来自于屁股,痛的原因是因为那个女人居然用烧红的铁在我的屁股上烫了一个编号。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为了给我们一个身份,所以新来到这个岛上的男人都必须在屁股上有一个终身编号,而这个编号就好像是你的身份证一样,只要你有了这个编号你才是这个岛上正式的狗,如果没有编号你是不可能在这个岛上生活的,因为没有人会去用一个没有编号的狗。  我终于成为岛上一条正式的狗狗了。  那个女人用冰块敷在我的屁股上,减少了我不少的疼痛。我休息了将近一天多,屁股上的烙印已经深入,相信会一辈子跟着我了。现在,我有了编号,应该是岛上一条正式的狗狗了,我真的很期待,我下一步应该是干什么。  正在我特别期待的时候,我忽然又被2个男人带走了。我不知道他们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和他们一直走了很久,终于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你自己进去吧!里面有人等着你。」  这个男人说话还真是很简单,说完以后他就离开了,我独自一个人站在房间门口,很快也就进了房间。  房间里面果然有人,还是2个女人,一个坐在沙发上,另一个站在这个女人的背后。我爬了过去,只听站在后面的那个女人对我说道:「狗狗,你看见我们的海兰小姐还不磕头请安啊?」  原来坐在沙发上那个年龄在30岁左右的女人就是海兰小姐啊!果然气质不一般,坐在那里一副高傲的样子就不得不令人臣服。她的身材很苗条,皮肤也很白,特别是笑起来的样子特别迷人。可是,要让海兰小姐笑一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我跪在地上,给海兰小姐磕头请安。海兰小姐没有任何动静,倒是站在她身后的那个女孩有了反应,她走到我面前,用脚踩在我的头上对我说道:「我是海兰小姐的贴身丫鬟,名字叫做小翠,和海兰小姐在一起已经有段时间了。当然,海兰小姐把你请到这里来不是伺候我的,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等你出了这个工厂你就知道了,能在这个工厂里伺候过海兰小姐的狗狗没有一个出去混的不好的,所以你应该觉得荣幸。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留在这个房间里好好伺候海兰小姐吧!」  小翠说完以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这个房间就只剩下我和海兰小姐2个人了,因为才来到岛上,我并不知道这个岛上的规矩是怎么样的,所以我并不知道接下来我到底应该做什么,只得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等着海兰小姐的命令。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海兰小姐终于开口对我说话了。只听她对我说道:「你的简历我已经看过了,你在轮船上接受蜜贵人等人训练的时候,她们都夸你舔脚技术很好。这个岛上也是一个优胜劣汰的地方,既然你在舔脚方面有天赋,我们自然不能埋没你。所以,今天让你来到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看看你的舔脚技术是不是像蜜贵人她们说的那样好。」  听了海兰小姐的话我才明白,原来是蜜贵人她们在简历里写了我的好话啊!  我一时之间想起小翠的话,不禁有点儿感谢蜜贵人她们。毕竟,小翠说的很有道理。海兰小姐是岛上的小姐,要知道在这个岛上能被称为小姐的女人只有8个,而海兰小姐就是其中之一,所以能够伺候海兰小姐,这不仅仅是一种荣幸,更是一种荣耀。伺候了海兰小姐,以后出去混也要好混一些。  我跪直了身子,对海兰小姐说道:「承蒙海兰小姐看得起狗狗,狗狗一定会竭尽所能,好好为海兰小姐舔脚,希望海兰小姐满意。」  话音刚落,我也来不及准备,便爬到了海兰小姐的面前开始了工作。舔脚是这个岛上最最最基本的技巧,但是越是基本的技巧越难让人满意。我低头看见了海兰小姐的玉足,她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玉足展露在外面,皮肤白嫩,让人充满无尽的遐想。  我双手捧起海兰小姐的右脚,还没有放进嘴里舔,光看着我就已经馋的流口水了。我不得不承认海兰小姐的玉足实在是保养的太好了,让我给海兰小姐舔脚那就是让我折寿,因为连我自己都觉得,我的嘴巴还没有海兰小姐的玉足高贵。  我小心翼翼的将海兰小姐的右脚捧起,不敢首先就去舔海兰小姐的玉足。只得先从鞋底下手,将海兰小姐的鞋底舔干净后又将海兰小姐高跟凉鞋的鞋跟含在嘴里,就好像在口交似的吮吸着鞋跟,舌头还不时的打转。鞋底已经顺利舔干净,我立刻开始为海兰小姐舔脚。我并没有慌着为海兰小姐脱鞋,因为我还要将海兰小姐高跟凉鞋的上面部分给舔干净。可是,正当我准备舔上面的时候,海兰小姐忽然用她的左脚将我踢到在地,然后狠狠的对我说道:「你这只傻狗,舔兴奋了是不是?你就这样用你舔了鞋底的脏嘴舔我的脚,那岂不是我的脚会被你越舔越脏?」  听海兰小姐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是啊,刚才舔了那么脏的鞋底,又舔海兰小姐的玉足,那岂不是将鞋底的脏东西全部舔到了海兰小姐的玉足上面?幸好刚才海兰小姐及时制止,要不然我可要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对这件事我深深的给海兰小姐磕头认错。  海兰小姐很是理解人,知道我是一时兴奋所以忘记了,所以也没有怎么惩罚我。她依然高傲的坐在那里,对我说道:「算了,以后注意就行了。你去把小翠给我叫进来,她应该就在问外。」  听了海兰小姐的话,我立刻爬到门口,门一打开,果然看见小翠站在那里。  小翠见我打开了门,眼睛又往海兰小姐那里一看,看见海兰小姐正在招手示意她进来,小翠立刻就跑到了海兰小姐的身旁。  「小姐,您唤小翠来有什么事儿吗?」  海兰小姐看了看我,「这只贱狗刚才把我的鞋底舔干净了,现在嘴巴脏兮兮的,你赶快来帮他洗洗嘴巴吧!」  听了海兰小姐的话,小翠立刻走到我的面前。比起海兰小姐,小翠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而且二话没说,小翠直接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带到了她的胯下,然后对我说道:「我可没有海兰小姐那么好的脾气,像你这样的贱狗我看得多了,要有多贱就有多贱,其他人需要你们的伺候,我可不需要。今天要不是海兰小姐开口,你想喝到我的圣水,恐怕比登天还要难呢!」  要是小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我现在是要和小翠的圣水。不过,已经来不及细想了。我张开嘴,还没多一会儿,只觉得小翠的圣水已经开始慢慢进入我的嘴里。我大口大口的喝着,这是我来到岛上第一次喝圣水,很久没喝了还有点儿不习惯那个味道,不过也很快就适应了。  小翠的圣水终于让我喝完了,我正准备伸出舌头为小翠清理清理,哪知道都已经被小翠一脚给踢到在地。海兰小姐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最后只是笑着说了一句话,「小翠,我知道你从来都很是看不起这个岛上的狗狗们,不过也不要总是这样,他们无论做什么也不外乎是伺候你,你又何必不领这个情呢?」  小翠听了海兰小姐的话,人一下子就变得温柔了,对海兰小姐说道:「是,小姐。小翠知道了,小翠以后会注意的。」  海兰小姐点了点头,「恩,知道就好。小翠,你来到我身边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我很清楚,你来到我身边只是想一辈子陪在我身边,你的这份情我是知道的,让你做丫鬟实在是委屈了你。」  小翠听了海兰小姐的话,脸不禁一红,低着头小声的说道:「小姐,您是知道的,小翠一辈子跟在您身边只是因为小翠喜欢您的玉足,谁知道您还经常请那些刚来的贱狗给您舔脚,难道您就不怕他们的脏嘴玷污您高贵的玉足吗?」  海兰小姐终于笑了,「小翠,你真的很想知道他们的技术如何吗?这样吧!  每一次都是那么你吃醋所以让你在门外候着,这一次你就和这只贱狗一起给我舔脚吧!」  小翠一听到海兰小姐这么一说,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是高兴还是伤感,只看见小翠也跪在了地上,爬到我旁边。第一次和其他人一起舔脚,而且这个所谓的其他人还是一个女人,我一时之间也变得紧张起来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紧张,我继续捧着海兰小姐的右脚,小翠则是将海兰小姐的鞋子脱去然后将鞋子甩在了一边。我看见小翠的这一举动居然有点不知所措,那毕竟是海兰小姐的鞋子,怎么可以这么随意的就甩在一旁呢?  我不敢说小翠的坏话,只得静悄悄的爬过去,将海兰小姐的鞋子捧起,将鞋子上面部分又给舔了一遍。正当我将海兰小姐的这只鞋子舔完,还没反应过来,小翠又将海兰小姐的另外一只鞋子给丢了过来。我一下子心里有点儿气愤,但是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得跪在那里又将海兰小姐的另外一只鞋子舔干净。  正道我准备爬回去,忽然海兰小姐用她的玉足将我控制住,然后顺势让小翠也停止了。海兰小姐说道:「小翠,现在你明白了吗?这是一个男尊女卑的小岛,在男人伺候女人的时候,他们会格外小心,因为他们知道稍微一不注意可能性命难保,但是你不一样,你给我舔脚纯属喜好,所以即便你犯错我也不会说什么。这种地位的差别才是我需要的,而不是像你这样单纯因为喜欢所以才做的。」  小翠听了海兰小姐的话不禁低下了头,我继续捧着海兰小姐的玉足舔着。小翠没有过来和我一起舔,只是时不时的往海兰小姐的玉足上吐着口水,好像是希望让我借助这些口水将海兰小姐的玉足舔的更干净。              第六章挑选比赛  离开了工厂,离开了海兰小姐。我,一个人,流浪,街头。  对于每一个刚进入小岛的狗狗来说,流浪可能是我们的必经之路。当工厂给了我们一个编号,只有少数一群人可以被分配到直接去做狗狗,而剩下的狗狗都是直接被甩在大街上流浪。当然,流浪就有2种可能,一种可能是饿死街头,而另外一种可能则是保住性命,顺利开始在岛上的生活。  和其他的狗狗一样,我终日在街头。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每天守在路边,等待一个女人看起我,然后将我带回家。  这里是狗市,女人们都喜欢牵着自己的狗来这里逛。这里没有管事的,所有流浪的狗狗每一个都有一个独自的位置,每一天就在这里跪着,等待着人们来挑选。有的时候,女人会觉得你的样子很可爱,会将你带回去,也有的时候是因为自己现在的狗狗不听话,所以带到这里来换一个。而那种被换下来的狗也没有在狗市生存的空间,他们会被重新送回工厂,根据表现,通过海兰小姐的测试,看看有没有机会再出来。但是,那种二手的狗狗几乎就已经没人稀罕了。  这一天,狗市来了一个大客户,曼曼老板。说起曼曼老板,这个人不得不多说两句。曼曼老板是岛上十大富婆之一,主要是经营岛上的一些会所。曼曼老板经营的会所主要是在一座叫做忘忧岛的地方。这座忘忧岛除了曼曼老板以外还有其他的9个老板,这9个老板和曼曼老板一起,被称为岛上的十大富婆。她们主要做的就是各种娱乐生意,这座忘忧岛是对外开放的,世界各地很多有钱的女人每一年都会来这里度假,享受一下这样的服务。曼曼老板经营的会所主要也是提供一些基本娱乐的地方。曼曼老板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很简单,一定是自己会所缺人手,所以来这里找一些合适的人选。  曼曼老板一走进狗市,整个狗市就沸腾起来了。曼曼老板站在讲台上,然后拿出话筒说道:「贱狗们静一静,本老板这一次来到狗市,是想为我旗下的会所挑选20个能干的狗狗。你们大家都知道,在我旗下的会所上班对你们有2个好处,第一,你们很有可能在我会所上班的同时被其他老板看中,进入其他老板的地方上班;第二,你们只要在我们忘忧岛上过班的,以后我们忘忧岛也会给你们分配到一个好的女人那里去。总之,只要进入我们忘忧岛的狗狗,这一辈子就不会再流浪了!这一次我们会所要挑选20个能干的狗狗,狗市里所有的狗狗都可以报名参加,我们会在这个狗市里进行挑选。」  原来,曼曼老板这一次是在狗市举办了一个挑选比赛啊!在这里所有的狗狗都报名参加,然后则会被分到各个小组,接下来就是比赛,最后挑选出20个。  比赛还是很有竞争的,要想进入曼曼老板的会所看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不过,现在我已经来不及想了,只要有机会就要去搏一搏。  次日,曼曼老板已经把表给列了出来。一共分为了5个小组,每一组比赛也随之开始,比赛的第一个项目是马奴爬行比赛。规则很简单,每一个小组20个人,开始在狗市里一个小组一个小组的爬行,以小组为单位,每个小组最后5个到达终点的狗狗将被淘汰。一共要淘汰25个,最后剩下75个进入下一轮比赛。  我是被分在第3小组的,看了

 

 

 

 

 

 

 

 

 

 

 

 

 

 

 

友情链接: 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澳门人网站 威尼斯人APP下载 真人在线赌场 威尼斯人线上网站 澳門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线上平台 澳门网站 威尼斯人真人平台 威尼斯人网投网站 线上注册网址 澳门网址注册 即刻棋牌 注册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下注平台 威尼斯人新网站 威尼斯人真人现金 bwin官网 威尼斯人网投 贪玩棋牌 澳门威尼斯人手游 现金威尼斯人线上 澳门威尼斯人品牌 威尼斯人真人赌场 威尼斯人老平台 澳门集团官网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注册盘口 澳门新葡集团 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百家乐客户端 澳门真人百家 真人赌场娱乐 现金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网址官网 手机版百家乐 威尼斯人手机版 bwin现金 威尼斯人网站下注 澳门威尼斯人网 澳门平台官方 正版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网站 官方百家乐 威尼斯人客户 威尼斯人真人 现金投注网址 网上威尼斯人投注 最新威尼斯人 澳门赌场开户